e公司调查:“盘古系”掌门人实名举报,牵出沙钢百亿级别重组财经

2018-04-13

e公司调查:“盘古系”掌门人实名举报,牵出沙钢百亿级别重组

2018-04-13 13:07来源:e公司并购重组/股权

原标题:e公司调查:“盘古系”掌门人实名举报,牵出沙钢百亿级别重组

4月11日中午,愤怒的徐锴俊在朋友圈晒出一份举报信,他和深圳市盘古数据有限公司(下称“盘古数据”)一道,向证监会、深交所、深圳证监局实名举报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利迅达”)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强。

徐锴俊的目的是为了讨债,举报信所爆出的内容亦非常丰富,后面会详细梳理。在此之前,有必要明确当事人的身份。

徐锴俊一手创办了盘古数据,但在后者注入精功科技失败后已将全部股权悉数转让,二者已无股权上的关系。徐锴俊控制的深圳盘古天地产业在不久之前接盘中科招商成为了海联讯的第一大股东。李强和德利迅达与资本市场的渊源更深。四川金顶曾拟并购德利迅达,以失败告终。之后不久,沙钢股份又要收购德利迅达。李强还先行一步,受让了沙钢股份6.34%的股份。

4月12日下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专访了举报人徐锴俊。

实名举报追缴欠债

徐锴俊及盘古数据的举报信内容概括下来有7点内容:

1、2014年11月及12月,德利迅达收购了盘古数据所持有的深圳市盘古龙华数据有限公司(下称“盘古龙华”)100%股权,受让了盘古数据已完成基本建设但尚未交付验收的盘古锦绣5号数据中心和还在建设之中的盘古锦绣6号数据中心。

2、在上述交易中,徐锴俊与李强还另行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李强在完成四川金顶股权交割后60天内,向徐锴俊支付2.2亿元现金;交割完成1年后,再向徐锴俊支付2.076亿元现金;李强为徐锴俊代持2000万股四川金顶股票。

3、2015年5月,四川金顶披露重组草案。(注:四川金顶2014年11月27日公布的重组预案中,盘古数据尚不在德利迅达子公司列表之中,此次草案中加入。)2016年1月,四川金顶终止收购德利迅达。2017年6月,德利迅达成为沙钢股份重组标的之一,后者至今尚未复牌。

4、德利迅达收购盘古龙华后未进行实际经营和管理,仍由盘古数据实施经营管理。盘古龙华至今仍有220万元的资产转让款项未支付给盘古数据。

5、2015年初,李强请徐锴俊代付款项,盘古数据分两次向济南兆讯经贸有限公司(下称“济南兆讯”)付款3570万元和2020万元。后来,济南兆讯向盘古数据转回600万元,剩余款项仍有4990万元。

6、上述债务,德利迅达及李强未在重组方案中披露。

7、鉴于德利迅达仍为沙钢股份重组标的,建议相关部门核查。

徐锴俊在朋友圈转发了这份举报信,配文:

“退无可退,无法再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今天,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签发了一份文件,这是盘古体系第一次用司法的方式来解决业务的问题。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但无奈,我只能选择向证监会举报以及随后的司法诉讼程序。”四川金顶重组迷雾

四川金顶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德利迅达的失败,是徐锴俊与李强产生债务纠纷的关键。

2014年11月27日,四川金顶披露重组预案,在所列子公司中尚无盘古龙华的身影。

根据徐锴俊的说法,当时,李强要将德利迅达注入四川金顶,可是德利迅达业绩数据不佳,在此情况下要并表优质资产充业绩。而此时的徐锴俊正处于创业初期,盘古数据的重资产模式导致公司缺乏周转资金,在圈内人的介绍信,双方一拍即合。

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专访时,徐锴俊表示,之所以出售盘古龙华,就是因为创业初期缺钱,有了这笔钱,才有了盘古数据后续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的局面。从这个角度上看,徐锴俊感恩与李强的这次合作。

即便如此,徐锴俊在这次交易中仍占据强势地位,盘古龙华的交易价格被设定为15倍PE(市盈率),总价超过11亿元。然而,在2015年5月四川金顶披露的重组草案之中,德利迅达收购盘古龙华被一笔带过:100万元收购盘古龙华100%股权,2.87亿元受让5号、6号楼资产。

徐锴俊介绍,德利迅达还承接了盘古龙华两个多亿的应付账款。也就是说,在明面上,德利迅达当时支付了4个多亿元。徐锴俊认为,盘古龙华是优质资产,当然不能以这个价钱卖掉。

徐锴俊与李强另行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这份协议见不得光,无法显示在重组预案之中。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专访徐锴俊时见到了这个协议的原件,除了举报信所说的在李强完成四川金顶股份交割后分两次支付逾4亿元现金、代持2000万股之外,徐锴俊还做出了业绩承诺,承诺盘古龙华当年的净利润不低于3750万元。徐锴俊说,这点业绩承诺我闭着眼睛都可以做完。

按照四川金顶当时重组方案中的发行价格4.72元/股计算,盘古龙华及相关资产的实际交易价格超过11亿元。

回顾四川金顶的重组草案,公司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德利迅达95%股权,交易价格26.6亿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9.3亿元。交易对方承诺,交易方承诺,德利迅达 2015年~2018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3.8亿元、4.5亿元、5.1亿元。

德利迅达当时的股东有40名,李强及其一致行动人侯万春通过创新云科、智联云科控制约34%的股份,赛伯乐亨瑞等7名股东持股17.45%,其他投资人的持股较为分散。若按照当时的重组方案实施,李强和侯万春可以各获得四川金顶8595.04万股的股份。徐锴俊认为他的交易之和李强有关,和侯万春无关。

然而,到了2016年1月,四川金顶公告终止上述重大资产重组,给出的原因是主要是德利迅达的业绩因素。

然而,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更加复杂,这就牵涉到了沙钢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

牵出沙钢百亿重组

徐锴俊的追讨债务的对象李强,不仅是四川金顶重组的核心人物,也是沙钢股份重组中的关键人物。

2015年12月,沙钢股份控股股东沙钢集团将所持55.12%的股份转让给9名自然人,其中之一就是李强,受让比例是6.34%。李强至今未减持这部分股份,当前和朱峥并列沙钢股份第四大股东。

2016年1月,四川金顶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几乎同时,苏州卿峰成立。2016年9月,沙钢股份停牌。2016年11月,沙钢股份与德利迅达、苏州卿峰签署重组框架协议。随后不久,苏州卿峰通过EJ收购GS的49%股权,同时拥有GS另外2%股权的购买期权,行权后可实现控股。

2017年6月,沙钢股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作价258.0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100%股权以及德利迅达88%股权。此时,苏州卿峰已经持有德利迅达12%,此次重组后,沙钢股份全资控制这两家重组标的。

在这次交易中,德利迅达的估值33.05亿元,显然只能是“配菜”了。沙钢股份主要的收购标的是苏州卿峰背后的GS的控股权。

GS,全称“Global Switch Holdings Limited”,总部位于伦敦,是欧洲和亚太地区领先的数据中心业主、运营商和开发商,2017 年-2020 年,GS 在伦敦、阿姆斯特丹、香港、新加坡、悉尼、法兰克福等城市中心区域建设或者规划建设新的数据中心,预计新增总面积达到18万平方米、新增电力容量 268 兆瓦,分别较现有水平增长 60%、97%。全部建设完成后,GS 将拥有高达48万平方米的数据中心,合计电力容量达到 543 兆瓦。GS 拥有目前全球数据中心行业最高的信用评级(惠誉 BBB+、标准普尔BBB、穆迪 Baa2)。

苏州卿峰的实质是持股平台。江苏智卿在设立苏州卿峰后不久,便将236.5亿元的出资份额悉数转让给了沙钢集团等14家投资者,沙钢集团持有23.9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公告显示,由于股权分布比较分散,苏州卿峰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但是,李强担任了苏州卿峰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是GS的董事。

有业内人士透露,正是李强一手主导了苏州卿峰对GS的收购,同时主导了将其注入沙钢股份。在重组问询函中,深交所也特别问及李强在本次重组交易中的作用。

记者采访内容:

e公司记者:您曾将盘古龙华成为“大女儿”,曾是您重要的资产组成。为什么将盘古龙华出售给德利迅达?真实目的是什么?当时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徐锴俊:现在的盘古天地是我和兄弟们赤手空拳创业而来,2014年正处在创业初期,资金紧张,急需资金进行周转,当时刚好李强及德利迅达急需业绩,两者一拍即合,没有其他目的说白了就是为了钱。

e公司记者:你和李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达成交易前两人一共见过几次?当初有没有考虑到会出现今天的状况,并且做一些背景调查。

徐锴俊:和李强大概是2014年中(7月份还是9月份记不清了)认识的,之前确定不认识,当时通过朋友介绍才认识,具体是谁就不说了,不想牵涉第三人。在交易前一共见过二、三次吧。

李强当时来深圳找资源做业绩,而盘古刚好有技术有机房,但处在创业初期需要快速回笼资金。用双方朋友后来的话形容,两者当时一个是快要累死的人,一个是快要饿死的狼,相遇后人断臂喂狼,两者都活了下来。我并不傻,都是做生意的,当时也只能靠信用背书。

e公司记者:对李强的印象怎么样?为什么到现在才举报?

徐锴俊:对李强的印象,和他并不是很熟悉,但总体来说李强还是很优秀的,能力强、能吃苦,举一个例子吧,李强常年出差,经常拎着两个箱子到处跑,两个箱子便是家。李强也算帮助过我们,当初的4.4亿帮盘古度过了一个困难时期,我也念一份情。

做生意都缺钱,这点我深深的理解,但不能一拖再拖,而且他(李强)有这个实力但不换。我说句话你要写一下“一个生意人,能够这样无赖,两年电话不接也不敢见面,也是一朵奇葩”。

e公司记者:四川金顶的重组预案显示,盘古龙华股权转让价格100万元,资产转让价格2.87亿元。交易价格明确至此,李强为何还需要再向你支付4.276亿元现金及代持2000万股四川金顶?转让盘古龙华的真实交易价格是多少?是如何确定的?

徐锴俊:(资产转让价格)不是2.87亿,还有1.5亿左右的应付账款。盘古龙华数据5号楼和6号楼两个机房,肯定不可能只卖4.4亿元。对方(德利迅达)同意,当时按照15倍的PE收购,大概价格约11亿元。约定后续支付4.276亿元现金及代持2000万股四川金顶股票,和重组预案金额相加便大概是11亿元左右的数额。

e公司记者:德利迅达注入四川金顶失败后转战沙钢股份,期间是否达成了另外的协议来替代上述协议?

徐锴俊:没有

e公司记者:盘古龙华的实际经营情况,德利迅达为何不实际经营,当初是如何约定的?

徐锴俊:盘古龙华属于阿里早期项目,而且租电不分离(IDC业务形式,利润较租电分离有优势),属于业绩良好的优质资产。

盘古龙华仍有盘古天地来实际经营主要是电信方和阿里方要求,基于盘古在数据方面的实力,保证运维稳定。

e公司记者:盘古数据为德利迅达代付款逾5000万,当时为何代付?德利迅达与济南兆讯的真实关系?

答:其实就是李强借钱,济南兆讯经贸有限公司就是李强的公司,当时都是合作关系,借些小钱还是正常的,没有其它原因,但没想到后来耍起了无赖。

e公司记者:举报信具体诉求有哪些?

徐锴俊:举报也是被逼无奈,我(徐锴俊)已经有2年没有联系上李强,不接电话不见面,商人在商言商,举报主要还是为了钱。具体诉求主要有三方面:

1,追回当初德利迅达收购盘古龙华的尾款,或者交易作废把公司退给我也行;

2,追回4900多万元的欠款;

3,德利迅达偿付这几年的运维服务费(盘古龙华),几千万总是有的。

e公司记者:李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接您电话的?具体当时发生了什么?李强的联系方式可否给一下?

徐锴俊:大概两年前,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没其它原因就是不想还钱,也不是直接不接电话的,一开始接通后哼哼哈嘿糊弄一番就赶快找个借口挂了,这和不接也差不多。后来就干脆直接不接,或者打过去无法接通。

我没有李强的微信,那个时候我还没用微信,只有电话,有什么消息都是他的手下来传达,举报前也将举报文件寄送到他们公司并通过他的公司人员转达了。

(注:现场徐锴俊当着记者面给拨打了备注显示为李强的号码,处于关机状态。)

e公司记者:听你讲述那么多,似乎徐总对李强及其所运作的事情都了如指掌,是否还有一些其他隐情,李强才不接电话不见面?

徐锴俊:没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阅读延展

1
3